HBsAg突變株 

HBsAg突變株
對於診斷B型肝炎病毒為一新的挑戰

HBsAg突變株
  B型肝炎表面抗原在偵測B型肝炎病毒血清學上一直以來都是很重要的標誌,因此對於偵測HBsAg的敏感性測試總是持續且不斷的在改良。今天偵測捐血者及急性、慢性的B型肝炎病患的分析方法已經達到一個高水準,然而超過10年自發性的B型肝炎突變卻已經變成血清學上一個新的挑戰,因為B型肝炎病毒可以改變一般表面抗原“a”決定位結構,使得它們很難被市面上商業用的分析抗體偵測到。

什麼是HBsAg突變株?
  HBsAg突變種是一個B型肝炎病毒粒子,它在“a”決定位上藉由取代、刪除或插入一個或多個氨基酸來改變抗原決定位的結構。“表面抗原逃避突變株”的含量經過醫學或自然而產生的免疫壓力篩選後會於體內升高,而且某些已知的突變株會於體內穩定成長並造成水平傳染。突變株已經被發現在有B型肝炎病毒感染的病患身上,儘管此病患曾經成功的接種過疫苗,另外突變株也被發現在已接受過免疫球蛋白但沒有產生足夠保護力的移植病患身上。其他研究幾乎都指出似乎B型肝炎已康復的病患若再度被活化是因為通常都伴隨有嚴重的免疫抑制疾病,只有到最近才發表一捐血個案和“逃避突變株”有相當的關聯性。由於全球疫苗接種的盛行,所以突變株的出現頻率已經增加,並且可以經由數學模式來預測在未來將近100年內都不會發現野生型的B型肝炎病毒。現今估計HBsAg突變株在已接種疫苗的案例中已從2%增加到28%。

為何分析方法難以偵測到HBsAg的突變?
  設計HBsAg分析方法,例:篩選抗體去捕捉及偵測HBsAg,預計此方法能偵測到突變株。令人感興趣的是,最普通的逃避突變株是在“a”決定位第145氨基酸上將Clycine變為Arginine (參考Fig 2),此部位具高度免疫致敏性,它感染HBsAg後會刺激主要中和抗體的產生。因此,許多HBsAg分析方法都使用單株抗體來對抗“a”決定位第140-145氨基酸的抗原決定位。不論使用具高度保留區的單株抗體或是使用一組包含外在S-protein結合位不同的單株抗體合併多株抗體去捕捉抗原,看來分析此部位結構可偵測出許多已知且廣泛的突變株。
  多種研究用來比較「經過認可的免疫分析法去偵測出S-gene突變種」的報告已完成(參考Table 1),主要使用文獻中所描述的重組抗原作為突變株,因為自然性突變株很難去獲得足夠的量來作測試。



HBsAg突變株個案報告
  下列的個案報告近來出自於歐洲,他們證明突變株會在世界各地增加,而不只是侷限於局部地區如東南亞。

1. 斯洛文尼亞捐血者
  發表在J. Cinical Lab 2004; 50:49-51; Snezna Levicnik-Stezinar文獻上。2003年4月一位42歲老婦人第一次捐血後經由Prism HBsAg分析就發現對HBsAg有強烈的陽性反應。此檢體在實驗室以Ortho HBsAg EIA system 3作第二次的測試,發現到具有重複性的陰性反應。因此,使用AxSYM HBsAg v2.0, Murex HBsAgv3.0及Ortho Vitros Eci HBsAg後,AxSYM及Murex分析都有極大的陽性反應,但以Ortho Vitros分析呈陰性反應。另外,對其他所有標誌作測試後顯示出其檢體是來自B型肝炎健康帶原者但沒有任何疾病的症狀(anti-HBc陽性、anti-HBe陽性、HBV DNA含量為4.120 copies/ml)。根據定序出的數種突變株中,最重要的突變標誌是在第143氨基酸上由threonine可轉變為leucine的突變株。

2. 在免疫抑制淋巴瘤治療第一療程期間B型肝炎再度被活化之病患
  發表在Blood, 2003; 102:1930; T. Westhoff et al., University Clinics B. Franklin, Berlin文獻上。一位來自黎巴嫩在15年前有B型肝炎康復病史的病患,之後在柏林醫院接受化療,在治療之前其anti-HBc 及anti-HBe為陽性(>1000 IU/L)但HBsAg為陰性。
  此病患在2002年之間接受四個月的化療(CHOP),然後進行2個月anti-B cell 單株抗體Rituximab的治療。但接下來的治療卻使病患發展為急性B型肝炎,以AxSYM HBsAg測試後呈現高度陽性反應,但以VIDS HBsAg測試為陰性反應。其anti-HBs的含量為880 IU/L,HBV DNA為陽性,含量為4×109 copies/ml。之後以PEI(冰醋酸酒精注射)治療後再作測試,發現2種以上的分析方法很難偵測到HBsAg,而其他的分析方法可測出有有效但很微弱的陽性反應。儘管病患作過Lamivudine治療,最後還是於兩週後死亡。定序分析顯示出以下4種HBsAg突變種-L109R、Y134S、P142L、D144A及次突變種R122K。

3. 在免疫抑制淋巴瘤治療第二療程期間B型肝炎再度被活化之病患
  發表在Communicated by R. Kaiser, H. Pfister and W.Gerlich, Cologne and Giessen, 2003文獻上。從1989年具有B細胞淋巴瘤的義大利病患在德國科隆接受多種化學治療。1996年此病患體內HBsAg及anti-HBc為陰性,anti-HBs含量為612 IU/L。此病患沒有接受HBV疫苗接種。
2003年內接受4個療程的化療,且在2003年7月4日以AxSYM HBsAg測試後呈現高度陽性反應,但以VIDS HBsAg測試為陰性反應。此病患anti-HBc 及anti-HBe為陰性,anti-HBs含量為93 IU/L。HBeAg為陽性且以PCR將HBV DNA放大到1.8×108 copies/ml。
  取自2003年2月20日的檢體重新被分析發現有4×104 HBV copies/ml,定序分析顯示出以下HBsAg突變種:L109R、C137W、G145R。這是一個具有HBV感染,由於此突變無法被VIDS HBsAg分析偵測到,因此演變成再度活化的個案報告。

資料來源:美商台灣亞培提供
翻 譯 :立人醫事檢驗所 潘暉貞